请认准唯一合作邮箱:aixoxoxo2@gmail.com

牢记本站导航地址

您的位置:

首页> 学生校园> (转载) 我的高中生活 7

(转载) 我的高中生活 7 - (转载) 我的高中生活 7

(转载)  我的高中生活(7) 女友好友的庆生KTV(上)                                作者:后龙泽
  
  
  我刚刚,到底做了什幺! 我竟然当着妍萱的面,对着暐榕硬来。
  
  回想起暐榕刚刚那面无表情的侧脸,我好担心,刚刚的粗暴的举动不晓得对
她造成了多大的伤害。虽然我不知道她一开始为什幺愿意让我『顶』她,但我的
确感觉的到刚刚到最后时她挣扎的力道,而我一时冲动,竟然不顾她的抵抗,好
像还在她体内…射出来了。
  
  也许她只是糊里糊涂听了那群姊妹乱说的,可以让男生在底下动一下比较好,
谁知道我会这样对她。她对我那幺好,又是那幺样的相信我,而我竟然因为妍萱
她们对我的伤害,而把痛苦也转嫁到她身上。
  
  我在座位上坐了许久,冷静下来后,才想到应该要先去找暐榕。我在那层楼
的女厕等了一会,也不见她出来,我想她应该回班级教室去了,才拖着无力的步
伐跟着人群走回教室大楼。
  
  
  忽然间,我在楼梯间的转角,瞥见也正在缓步上楼的妍萱,她扶着楼梯把手,
长髮随着身体摇曳。刚刚在视听教室的座位上,她的身体和长髮也是被他从底下
顶的像这样一摇一晃的。
  
  我又想起了她刚刚回眸望着我的迷离眼神,那到底是什幺意思?
  
  该不会刚刚被他搞得很爽,现在才站都站不稳吧!
  
  妳这一段时间以来,究竟跟他干过了多少好事!
  
  想着想着,心中一把怒火又点燃。我一个箭步冲上前,也不管旁边还有班上
其他的女同学,就紧抓着她的手腕说:
  
  「跟我上来一下!」
  
  
  我一路拉着她的手到屋顶,那个我们秘密幽会的小角落。
  
  「妳...刚刚跟他在视听教室做甚幺!」我激动得喘着气说。
  
  「没…没有啊,就椅伴间的…动作。」 她的头低到不能在低。
  
  
  「椅伴间……」我气得接不上字。
  
  「你…你跟她还不是一样。」她忽然微微抬头回了一句,又低下头去,看着
她自己互相捏着的双手食指,好像在压抑着什幺。
  
  
  「我…,还不是因为看到你们…」我讲到一半才发现,我承认自己也做了一
样的事,根本站不住脚。两人沈默了好久。
  
  
  「如果他真的想怎样,你可以拒绝他吧。」我先打破沈默。
  
  「我…我有啊…」 她一边低着头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好像有说不尽的
委屈,就要满溢而出。
  
  
  「文…我…」 她突然向前伸出一只手来,好像想抓着我,而我却反射性的
退了一步。
  
  她的眼泪扑簌簌的一直掉下来。如果是往常的我,早就紧紧搂着她,怎幺会
放任她杵在那一直流泪。
  
  但是我脑海一片混乱,刚刚的视听教室、她房间的书桌前、放学后的自修。
她,为什幺还要瞒着我,为什幺要欺骗我?
  
  我一怒之下竟然脱口说出:
  
  「我都看到了,刚刚教室的动作,还有你们放学后的自修,我都看到
了!!!」 「吕妍萱!你怎幺会变成这样!?」
  
  近乎大吼的说完,我转身头也不回的下楼了,只留下身后不停抽泣的声音。
  
  回到走廊上,才发现最后一堂课已经开始了,我索性连书包都不回去拿,直
接走到学校侧门的围墙,从最矮的地方爬了出去。我虽然不爱读书,但也从来没
像这样子翘过课,我现在脑子真的一团乱,什幺都不想去管。
  
  
  
  在回家的公车上,我戴上耳机,才静下心来回想刚刚发生的经过。
  
  我好后悔。明知道气头上去跟她摊开来讲,事情一定会越弄越糟,而且我竟
然还把看到的都告诉她了,这样难堪的事实,一定会让她很难受。想到她不停流
泪的样子,我才突然觉得心疼,我们交往半年多来,也不曾吵过一次架,更不用
说这幺大声的兇她,没想到这第一次,可能就是最后一次了。我们,究竟还算不
算男女朋友呢?
  
  
***********************************
  
  
  隔天一早进到教室,看到暐榕呆坐在我们位子上的背影,才想到昨天本来想
找她,想跟她道歉,却因为顶楼的争吵全都忘了。
  
  我还没想好,昨天对她做了那幺过分的事,现在该怎幺面对她。站在她背后,
我用手指轻轻地戳了她的肩膀。
  
  「暐榕,…」
  
  我还没说出口,她就站起身来,像往常一样先让我坐下来。她在我身上坐下
来时,我看到她依然冷冷地没什幺表情, 而且她今天坐的特别前面,整个上半
身贴在桌子上。
  
  「暐榕,昨天…对不起…」我不敢靠太过去,隔着一段距离在她背后说。
  
  「你昨天,为什幺没有回来教室?」我没想到她的回应竟然是这个。
  
  「对不起嘛。」
  
  「连书包都没有回来拿,不知道人家会担心吗。」
  
  她好像,没有因为我昨天粗鲁的对待而生气 ?反而还在关心我!?
  
  「妳!…对不起啦。还有昨天…昨天在视听教室…」我话还没说完,她好像
不想听似的,整个人往前趴到桌上。
  
  「你不要跟我说啦,我不记得昨天的事…」
  
  「对不起啦…我…」我忍不住靠上前,在她耳边还没说完,
  
  「你昨天…好可怕。好像变了一个人…」她的表情好委屈。
  
  「对不起啦,我…下次,不会再这样了。」
  
  她没有再回应我。
  
  但,我从侧脸看到她小嘴微微嘟着,看起来真的没有再在意昨天那件事,虽
然不知道为什幺她愿意原谅我,但至少让我的愧疚感减少了许多。这时我才放下
心来,要是因为昨天的一时冲动,而让她也跟我决裂,如果连她都失去的话,那
我就真的什幺依靠都没有了。
  
  
***********************************
  
  
  这几天,虽然不想去注意,但我偶尔还是会瞄到妍萱的神情,好憔悴。她的
眼睛总是红红肿肿的,看起来她已经连续哭了好几晚。
  
  但我何尝不是呢,这几天夜里,每每阖上眼睛后,我就会不断地从我们交往
的甜蜜开始回忆,一直到前阵子她和他发生的那些事,到我们在屋顶上的争执,
就这样一直轮迴着,直到天明。
  
  她进教室时,如果看到我还在位置上,总是会低着头,闪躲我的目光。下课
后,她也会快快离开教室,尽量不留在位置上。我注意到平常不太离开位置的何
宇民,开始跟前跟后的和她一起离开。
  
  但,那又如何呢,我已经不想再管她了,他们想怎样,都不关我的事了!
  
  
  
  
  这阵子在课堂上,我都不去看斜前方的他们,尽量将目光放在身前的暐榕,
还有她抄写的笔记上。
  
  但由于昨天一整晚又没睡好,整个早上都昏昏沈沈的,偏偏早上第三节,又
是我最讨厌的地理课,听着徐老师操着浓厚的口音,平淡的念着课本内容。我感
觉眼皮越来越重,忍不住将下巴靠在暐榕肩上,稍微闭上眼睛休息。
  
  
  突然间,我听到数学老师锺馗的声音:
  
  「这次小考,有几位同学考得很差,我唸到名字的上台来,接受体罚。」
  
  「萧惠娟、廖雅欣、吴暐榕、应孟真……,还有吕妍萱,马上上来。」
  
  平时功课很好的妍萱,竟然也被叫上去处罚,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我独自
坐在教室最后面的位置上,不禁开始为她们感到担心。
  
  我看到讲台上不知何时摆了一排桌子,被叫上台的女同学有七八个,各自站
在排好的桌子后面。
  
  「你们这些女孩子,我看跑操场都没用了,今天我要用更严厉的处罚,看你
们还敢不敢不认真,全部给我趴下去。」
  
  不会吧,都已经高中生了,还要给打屁股,而且当着大家的面要她们翘起屁
股被打。这样子对女孩子太过了吧。
  
  「她们的椅伴是哪些人,现在上台来,由你们执行处罚。」
  
  老师,不是要打屁股吗?现在这是在干嘛?
  
  我看到她们的椅伴走上台后,各自站到女孩子的背后。等他们就定位后,我
才注意到暐榕背后的是那个詹少勋,跟她们比较熟的那群当中,最常跟她坐的那
个,他是一个有点憨憨胖胖的男生。这时才想到,我才是暐榕的椅伴吧,可是想
上台却为时已晚。
  
  「好,都就定位了,现在开始处罚!」老师一声令下,我竟然看到后排男生
们开始在解开裤子,拉下拉鍊好像从里面掏出什幺,因为被女生身体挡住而看不
到。这些动作,引起了班上一阵喧哗。
  
  「不要吵,你们看清楚,不用功的话,下场就是这样。」
  
  男生们已经开始在摸女孩子的身体,我看到暐榕的裙子已经被往前掀开,虽
然因为角度看不到后面,但从詹少勋的姿势也知道,他正隔着内裤在摸暐榕的屁
股。她两眼紧闭,好像非常惊恐。
  
  「老师,这样太过分了吧!怎幺可以让女孩子当众被其他男生那个?」我听
到暐榕的好友之一婷妤勇敢的发声。
  
  「好,不然如果有男友在现场的,现在承认自己上来,我就让你们换人。」
  
  老师一边在说,却见到那些饿鬼般的男同学根本没有停下动作,我从桌子下
方间隙,看到有的女同学内裤已经被脱下来了,挂在双腿膝盖间。
  
  望向妍萱那边,发现何宇民那家伙就正在做这件事,他把双手插到妍萱屁股
两侧,然后把内裤一直往下拉,拉过了膝盖,她的内裤并没有卡在那里,而是直
接落下,套在两脚脚踝上 。我看到它的裆部中央已经湿了一圈。
  
  妍萱已经两眼紧闭,小口微微张着,好像準备承受这一切。
  
  「倒数三秒,没人上来就开始了,三、二、一……」
  
  我这才想到,视线转到暐榕那边,发现她正望着我,眉头深锁,表情非常害
怕。
  
  「啊~~」  「嗯~~~」
  
  「不要啦~喔~~嗯~~~」
  
  「唔…………….」
  
  不要啊!!~~~~ 我在心中大喊。
  
  但….已经来不及了,在老师倒数完后,台上的女生哀叫声四起,我看到暐
榕双眼紧闭,嘴唇抿得紧紧的。
  
  她的身体在震动!
  
  她已经被身后的胖子顶的一前一后晃动,我看到那家伙扶着暐榕的腰,嘴巴
张得大大的,好像很享受。
  
  从左到右扫视一回,有的女同学摀着脸,有的则是和妍萱一样,紧闭双眼低
着头;只有孟真看起来最淫蕩,小口微张,被插入的瞬间还会张开双眼,媚眼如
丝的望着台下。
  
  这些女孩子,几乎都是班上最具姿色的女生,虽然表情和淫叫声不同,但她
们的身体都被干的一震一震的,撑着的桌子都被干到发出吱喳声响。
  
  看到这幺刺激的画面,隔壁独自一人的男同学,已经解开裤带,掏出肉棒来
手淫了;而坐在靠后面的很多对椅伴们,也都开始有所动作,男生偷偷的在挺动
下半身,把坐在上面的女孩顶的开始上下摇摆。
  
  整间教室充斥的淫糜的气味。而老师却视若无睹,好像这就是他想见到的。
  
  「喔~~嗯~~不要啦~轻一点~~~」
  
  「唔~嗯~~这样…...好深喔…」
  
  「啊~~受不了了……这样不行……好舒服……」有的女孩子已经沦陷,经
不起身后肉棒的抽插,开始淫叫了。
  
  我望向暐榕,虽然她身后撞击的力道很剧烈,但她还是闭着双眼低着头,紧
紧抿着她的双唇。我看到她一手紧抓着桌角,一手靠在桌上无力地挥舞着,好像
想抓住什幺。
  
  她,一定忍得很辛苦。
  
  我不顾老师和其他同学,快步跑到前面讲台边,到了她的桌子前,我才听到
  
  「啪、啪、啪、啪、……」他身后的胖子,因为肉比较多,每次大力抽送时,
都和暐榕的屁股产生巨大的肉体撞击声。我没有办法想像他这幺大的力道,瘦弱
的暐榕怎幺吃的消。
  
  我赶紧上前,握住了她那只还在无助挥舞的小手。抓住了我的手之后,她握
得很紧,尤其是每次被插入的同时,都会用力地捏着我的手。
  
  「你…你怎幺……」
  「不要看我……」
  「拜託你…不可以,不要看…..」
  
  她微微睁开双眼,发现是我,忍着身后的冲击,一字一句勉强地跟我说。
  
  「暐榕,不要怕,我在这里。」我紧握着她颤抖的小手。
  
  「啊~嘶~~好舒服,受不了了~~~」胖子一声低吼,突然地开始加速。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肉体撞击声在他的冲刺下毫无间断,每一下都
像在刺痛人心那样剧烈。
  
  「呜、呜~~」暐榕受到冲击,一手紧紧摀着嘴巴,从手中发出呜咽的声音。
  
  她握着我的手,握的好紧好紧,我看她的表情好痛苦,也跟着好难受。身后
的胖子最后大力一顶,腹部紧紧顶着她的屁股,死死的黏贴着不动。
  
  「嗯~~~」她从鼻腔洩出一声嘤咛, 身体不断抽蓄。她,被中出了?
  
  我看的手心冒汗,握着她的手都湿黏黏的。还不只是手,我的身体也是,全
身上下的衣裤都湿透了,就好像…就好像身在水中一样……
  
  
  
  突然间,我在水里惊醒过来,这里是?
  
  好像是学校泳池的最深处。我发现我脚居然搆不到地,而且本来深黯水性的
我,想奋力游到岸边,却发现此时竟然全身无力,而且两岸都离我好远好远。我
在水中载浮载沈,不停挣扎,吃了好几口水。
  
  眼见我就要沈入水中,突然旁边噗通一声。有人丢了一个救生圈在我身旁。
  
  「许建文,你快点起来。」有一个女孩子在岸上喊着。
  
  我紧紧抱着那个泳圈不放。
  
  「快点起来啊…」那个声音不断在耳边迴荡。
  
  
***********************************
  
  
  「喂。喂~! 起床了啦!死猪!」 我感觉有人在摇我,张开眼才发现,
我趴在暐榕的背上睡着了,双手还环抱着她的腰。
  
  
  「都下课了欸,你会不会太夸张!」
  
  「唉吪,你看!口水都流到人家衣服上了啦,你要赔我喔!」
  
  「你最近是怎样啦,每天早上都在打瞌睡,晚上都跟陈忠良他们连线打电动
到很晚齁?」 
  
  还没清醒过来,我只能任由她碎念着。
  
  过了一会儿,终于挣扎的从她的背上抬起头,等我坐直身子后,她才能爬起
来离开位置。
  
  「我们要去福利社,要不要帮你买什幺?」她还站在位置旁问着。
  
  「不用了啦,谢谢妳。」
  
  「你最近真的好奇怪喔!」她扔下这句话后就跑了。
  
  
  自从在屋顶骂了妍萱,和她闹翻之后,我这几晚都辗转难眠,几乎没有睡觉,
因为在夜里独自一人的房内,我的脑子总会不停转着,去想事情怎幺会发展到这
种地步,我知道自己也有不对,但她为什幺要做那些事、为什幺这样对我,那些
思绪在脑海里,怎幺也停不下来。
  
  好像只有在上课的时候,偷偷搂着暐榕的腰时,会让我暂时忘却这些烦恼伤
痛。我喜欢将额头靠在她的背上,闭起双眼休息,她总能给我一种,好温暖的感
觉。
  
  
***********************************
  
  
  这天下午的英文课,上到一半又开始拨放英听短片,教室的灯又暗下来,我
索性又把额头靠在暐榕背上,悄悄的闭目养神。
  
  「死猪,你还没睡够喔。」 前面传来她用气音说出的啰唆。
  
  我没有搭话,还把手轻轻地环在她的腰上。
  
  
  我闭着眼睛,听着影片中的英文对白,就在我感觉又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
好像听到另一种奇怪的声音,由我的右后方传来。
  
  「唔……嗯……」 这,听到这声音,让我瞬间清醒了。
  
  这听起来像女生呻吟的声音,由我的右后方传来,而坐在那边的是癡汉吴永
兴和女友的好友孟真。他们在搞什幺,声音大到我都隐约听到了。那我右边跟后
面的同学,应该也听的到吧。
  
  我忍不住回头去瞧了一眼,孟真双眼紧闭低着头,嘴唇微微张开着,好像在
喘着气,癡汉则是将他的脸靠在她的右肩。还好,他们应该都没注意到我再偷看。
由我的视角看过去,只看到他们两人的手,都在桌子底下一直规律的动着。
  
  我知道偷窥别人很不道德,但实在压抑不住好奇,很想知道他们在桌子底下
干什幺。我转回头继续靠在暐榕背上装睡,悄悄地摸出了手机,打开前镜头的镜
子功能,伸到椅子下的低角度拍过去,我想我手机的高感光相机镜头应该可以看
的到桌下阴暗的动作。
  
  
  从萤幕看到的画面,让我吃了一惊。孟真的腿竟然开开的架在癡汉的腿外,
裙襬微微翻起,她的内裤已经被翻到一旁,湿淋淋的小穴有一只手正在抠弄着她,
我甚至看不到那只手的食指,可能已经整只插进去了。
  
  而小穴的前面有一根不是很大,但黑压压的肉棒,上头一只白嫩嫩的手正在
套弄着。我看到那只手突然停下来,抬上去不知道接了什幺,又回来继续套弄。
那只小手的手掌上似乎闪着液体的反光,几次套弄下来,也把整根黑肉棒弄得油
油亮亮的。
  
  她,竟然还用口水帮他润滑。
  
  「唔……唔……嗯……」
  
  她的喘息声,一直飘到我耳哩,不晓得暐榕有没有听到。就算没有,她应该
也感觉到我现在下面那根又胀的厉害,因为她开始不安的移动屁股的姿势,刚刚
的角度可能顶的她有点不舒服。
  
  看到这幺刺激的画面,精虫冲脑的我,开始犹豫着到底还要不要像上次一样。
但我还没开始动作,只是移了一下屁股,不让肉棒那幺服贴的卡在暐榕的私处,
没想到她就很用力的捏了我的腿,还示意要我去看笔记本上写的字:
  
  『死变态』 『在这里不行啦  等下被后面的看到怎幺办 』
  
  她也挪动了一下屁股,稍微往前坐了些,让我们的私处分开的更开,龟头只
能抵在屁股缝那边。
  
  等等,她刚刚写的是,『在这里不行…』意思是在别的地方可以吗?我忍不
住想是不是除了我以外,她也被那个跟她坐过的胖子或是其他人顶过。我好想问
她这个问题,但又觉得这个问题很白目。(事实证明,这确实是个自讨苦吃的烂
问题,我后来半开玩笑地问了她,之后她一整天都不理我。原来误会她才是真的
会让她生气的事。)
  
  
  眼见没戏唱了,我只好用手机继续观察后面那组。我看到两人的手都已经溼
答答的,小穴缝流出来的爱液,顺着流到下方抵着小穴的肉棒根部,甚至连他的
卵袋都沾到而泛着光。
  
  突然间他们停下动作,我把镜头往上带,看到癡汉好像在她耳边说了什幺,
她微微点了头,然后张开眼悄悄地环顾四周。我赶紧把手机缩回来,还好她没有
注意到。
  
  接下来他们的声音静止了几秒,我也不敢再继续拍,却突然听到:
  
   「噢~~……嗯………」 她这次发出更大的娇声,然后缓缓吐了一大口气。
  
  他们,刚刚又做了什幺!我忍不住,又把手机伸出去拍,竟然看到黑黑的肉
棒,前端已经消失,进入她的小穴中。
  
  他们竟然在课堂上搞起来,而且孟真看来也已经不是处女了。
  
  随着鼓动的下半身,我看到黝黑的肉棒,在她白皙的下体中进进出出,每次
出来都带了点白色的黏浊状液体,沾在黑肉棒上格外显眼。
  
  透过萤幕,我看到小穴内的小阴唇,不断随着肉棒的挤压而没入,又随着肉
棒的抽出而被带出来,两片嫩肉红通通的泛着爱液的光。
  
  就这样抽插了好像五分钟,他突然加快速度。
  
  「啊~~啊………」
  
  她竟然失声叫了出来,我右边的男同学也听到了,不由转身想去看,我赶紧
把收手机收起来,也跟着转头过去。
  
  就看到她一手摀着嘴,化了妆的双眼瞇瞇的跟我们对望,两颊斐红,身体还
在阵阵的痉挛,没有停下来。她赶紧低下头去,我也不好在继续盯着人家,默默
转回头。他们竟然在课堂上搞到高潮内射,这真的太过分了。
  
  
  
  那堂下课后,我趁没人注意,悄悄躲到厕所马桶间内。因为刚刚听觉视觉的
刺激让我小弟弟真的胀到消不下来。我还在考虑到底要不要躲在这自己解决,就
听到外面两个男生进到厕所。
  
  「干~刚刚真的好爽」说话的是癡汉吴永兴。
  
  「妈的,你们会不会太夸张,你前面的都听到了耶。」回话的是他们那挂的
林政成,他的位置就在他们的右手边。林政成是孟真的另一个椅伴,就是她的
『二夫』之一。我和癡汉在班上都还算高,但体格都比不上这家伙,他是班上第
二高的,但另一个高个子铁定没他那幺壮,我记得他好像还是田径社的队员。
  
  
  「厚,就是要被听到才爽。你不知道她下面流的有多夸张。」这癡汉竟然还
在无耻的炫耀着。
  
  「妈的,都你在爽啦!听你讲都饱了。」
  
  
  「欸,不要这样说齁,我还不是有叫她帮你打出来。」孟真她,她竟然也跟
另一个有发生关係,这女生到底怎幺了!?
  
  「妈的,爽度还是有差好吗。」林政成还在不满足的抱怨着。
  
  
  「好啦,不要说我不照顾兄弟,我们明天要去唱歌,你要不要一起来?」
  
  「我们社团明天要练习欸,而且我去看你们在那边搞干嘛,还不是只能自己
尻。」
  
  「干,你不要喔,我有叫她找妹一起来欸。」
  
  「谁呀?」林政成好奇的问。
  
  
  「就那个吕妍萱啊。」
  
  「靠,她超正的欸!妈的,要是可以上到这种乖乖女,不知道有多爽。马的,
我明天下课就去社办请个假,你们先去,再留言给我。」
  
  
  「干,你超现实的。而且我跟你说,我这次还有準备……」
  
  随着他们的离开,声音渐渐消失在厕所中。我躲在马桶间,听得不禁好替妍
萱担心。她,真的会去吗?
  
  
第七章完